【英レオ】失眠

混更(×

手拍了拍盖在身上的棉被,英智半眯着眼看着空无一物的天花板,脑袋有些放空。
明明身体已经累得仿佛要散架,却完全无法入眠呢。
翻了个身,躺在床边柜上的一盒药物进入他的视线,但前一阵才好不容易戒除倚靠药物入睡的他,现下实在不想吃药来助眠。
幽暗的房间十分安静,能够听见的只有枕边雷欧细微的呼吸声。
再度翻过身,他往前挪动身体,很幸运的,雷欧这次的睡相非常安分,不像前几次整个人呈现大字形睡姿,手还狠狠的打到他的脸上。
往前靠了靠,他的身体都触碰到了对方的手臂。两人的脸只有约莫15公分的距离。
雷欧安稳的睡脸就近在眼前,细碎的刘海躺在额头及脸上,白天被束缚着的橘色发丝散在纤白的脖子周围。微...

鹅黄的灯光映在书页上,耳边能听见躺在床上作曲的雷欧在轻轻地哼唱歌曲。
真是令人舒服的夜晚呢。
“听说在十二万九千六百年后,世上的一切都会完全再现喔。”
脑中突然闪过前阵子在网络上看到的话题,他阖上书本,转过身对床上的恋人这么说。
“喔喔!听起来很厉害啊!感觉灵感都要被激发了——!可以作为题材!!没问题没问题!完美的旋律浮现了!阿哈哈哈我真是天才呀——”
似乎是作曲的灵感刚好要耗尽了,听到新奇的事情引发的想法顺利的接上了旋律。
“呵呵,这个也能成为灵感来源吗?”笑了两声,英智移动身子坐到床边,“不过其实我想说的是,我爱你喔,而且我愿意在十二万九千六百年后再对你说一次,我爱你。”
突如其来的告白成...

月永雷欧的后颈

月永雷欧白白净净的脖子,不想摸一把吗(
狮心双王有

❖狮心的场合

眯着眼睛,雷欧一脸幸福的窝在暖炉桌内,带着露指毛手套,仅仅露出一小节的手指握着笔,画满音符的谱散落在桌上。
泉坐在一旁,拿着棒针的手指灵活地活动着。
难得宁静的气氛过了一会儿就被雷欧打破了。
“セナ~我的肩膀好酸啊——帮我捏捏好不好——”
整颗头侧倒在桌上,绿色的眼睛看向泉,带着手套的手朝他上下挥舞。
“啊啊,你很麻烦啊,不能安静的等我把这支手套织完再提出别的要求吗?超——烦的。”
“还没好吗?意外的很慢啊,啊啊~セナ~セナ——呜噗!”
收好线的手套猝不及防的砸到脸上,雷欧发出了被攻击的叫声。
“セ—ナ—!身为骑士你竟然攻击国王!!”
“好好~...

泉:午休knight集合的时候看见王さま额头上有一点小瘀青,“搞什么阿,能不能有身为偶像的自觉?好好保护脸啊!”这样骂完后王さま笑着说只是撞到了一个笨蛋。
下午回到班上上课时发现天祥院缺席,理由是撞到头昏倒,被送去保健室了。

仁兔:最近天祥院每天都送午餐给雷欧亲吃呢,而且每次都有牛奶啊。

红郎:是希望月永长高一点吗……不过这样也好,至少月永会乖乖待在教室吃饭。

英智:嗯?在谈论我的事吗?其实没什么,只是希望月永君好好吃饭而已,牛奶则是我的一点小私心……

雷欧:咕噜咕噜……呼啊喝完了~哈哈哈吃饱了感觉灵感都跑出来了啊!……姆……不过吃飽了好想睡觉喔……ぐ——

仁兔:啊,雷欧亲要睡的话先把牛奶渍擦干净吧,嘴边都白白的……咦天祥院你在干嘛?

英智:(拍照

端着一杯红茶,英智很愉快的和正在作曲的雷欧聊天,即使在旁人眼中并不想那么一回事,因为雷欧几乎没怎么理会不停说话的英智。
“今天杏还约我一起赏月呢,很多人都要去喔,月永君也有受邀吧?“
“嗯。”
“月永君真的有在听吗?”
“嗯。”
“喔?真的?”
“嗯。”
“那你会说嗯以外的字吗?”
“嗯……嗯?会。”
是现在才回过神吧?
英智在心底苦笑了下,表面上继续对应着。
“会以外的呢?”
“嗯。”
“……月永君对我?”
意外的,雷欧听到这个问句,眼神难得离开了乐谱,往上撇了一眼英智。
“喜欢。”
“咦?”

附图是梗来源
感觉听到出乎意料的回答一脸懵的英智好可爱 雷欧难得攻气突发 但一样打上英leo的tag

英智:明明每次在月永君作曲时和他谈论婚礼一类的事,问他"婚礼喜欢传统的还是西式的?"也好、问"要在哪里办婚礼呢?"也好,得到的答复都是棒读的"喔喔"或"好喔"。但只要我准备好录音机然后问他"那月永君要穿婚纱吗?"却会得到明确的"不要"。


泉:是司君啊,没想到会在机场遇到,我还以为你会搭私人飞机去呢。
司:啊,是濑名前辈。那个,因为感觉太张扬所以就决定搭一般飞机了,这种体验庶民生活的机会也不多呢!还有想试试看一般的飞机餐味道如何。
泉:所以说,这两个家伙干嘛选在那种班次不多的小海岛上办婚礼啊!超——麻烦的,但因为是王的婚礼所以又不得不去。
司:因为是偶像吧?我想太高调只会惹人嫌,而且听天祥院哥哥大人的意思是在那里办婚礼就可以直接度蜜月了,很方便呢。
泉:这样听来我又得当好一阵子的代理队长了啊,超~麻烦的。

很长的对话我看了都觉得密密麻麻的好烦!所以谢谢看完的你,我希望有一天能看到他们结婚

英智:濑名君的手办准备发售了呢。
  泉  :嗯哼,再来大概就是司君或王的了吧。
英智:月永君的手办很令人期待呢,不知道会穿甚么服装。
  泉  :谁—知道,我和睡间的那套王又没有,说不定是队服之类的。
英智:只是队服有些无趣呢,既然要收藏就会比较想要平常看不到的模样吧?如果决定不了手办的服装,全裸不也很好吗?全裸的国王大人呢(笑
  泉  :你是脑子进水吗?

这是我曾经和朋友聊如果雷欧出手办会希望是那一件衣服,雷欧p的我是这样回的“花鸟也好罗宾汉也好,反正是雷欧就买买买阿,他就是那么好看”
随后马上又发了“但说最希望的话是全裸吧”这样

英智:我最近在尝试做便当呢,虽然要做两个便当起床的时间得相对提早。

凛月:嘿──?小~英都吃两个便当?原来你的食量那么大吗?

英智:倒也不是呢,一个是给月永君的。

凛月:呜哈~别给我们王吃些奇怪的东西喔,而且他真的会吃你做的便当吗?

英智:我都是请杏帮我转交呢,月永君似乎认为是杏做的,每次都有吃完喔。不过已经快一个月了,心意无法传达的感觉我还挺讨厌的,所以我今天就跟月永君说了"这阵子你吃的便当都是我做的喔"这样。

凛月:原来你其实是在解释额头上的瘀青是怎么来的吗?


1 | 2
© 彼名 / Powered by LOFTER